山上一粒红石子儿

只是些自言自语,陌生人🌿

反正人生不过区区七八十年

最近极为渴睡,再不像以前那样有兴趣熬夜了,一到点了就恨不得拖着一身的疲惫不舒适,囫囵打包一块儿丢进睡眠之国,常常是换完睡衣躺床上一拉起被子大脑即刻就断片了——好似我这辛勤工作一日,不过是为苦苦撑到此刻而已,再一睁眼,便是第二日,如此反复循环。
我也想画画,想做饭,想热爱生活,只是那种疲惫感,当摸着自己的肌肉,肩胛骨,血管,皮肤时,都深深感到一种酸沉不适积郁着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