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上一粒红石子儿

只是些自言自语,陌生人🌿

反正人生不过区区七八十年

记录一个让我虚脱的噩梦

做了一个噩梦,还是三重梦,醒来之后发觉肌肉酸痛,自己保持着一个僵直的姿势平躺着,胃里很不舒服。

在黑暗中睁着眼睛,让自己逐渐清醒,竟有些不敢再闭眼睡过去了,生怕之前好不容易逃离的梦境又续上了。

梦里我先是和母亲参观动物园,甚至闻到了巨臭的食肉动物的粪便味道,然后我发现我母亲不小心掉进鳄鱼池里,有一条鳄鱼像她游去,在围观群众的焦急呼唤声中她依然没有发现那条背后的鳄鱼,情急之下我把手机扔进了池子里提醒她,然后跳进了水里,却发现她在逗鳄鱼玩,上岸之后我们起了不小的争执。后来见到了之前的好友,祈求跟她睡在一起,因为我看到了在未来24小时里发生的事情,一条社会新闻,很不幸的是主角是我。我感到难以抑制的恐惧和无助。

这种恐惧带入了我下一层梦中,这场梦充满了血腥杀戮和枪械,我把之前的理解为一场噩梦,在这层梦里仓惶求活。但是这场梦里我对自己的控制强了很多,让我开始怀疑这也是场梦境的原因是有一段剧情,重复了两次,让我感到熟悉。后来我的同事们也出现了,我躺在地上,很忧郁的对他说了我的忧虑,向他求助。由于他不懂中文,所以这段英文我很清晰的明白是我自己组织语言想出来的,甚至每个单词都具象化了,浮现在空间中。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意识到了自己的控制力还在起作用,于是缓慢脱离梦境,终于睁开了眼睛。

评论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