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上一粒红石子儿

只是些自言自语,陌生人🌿

反正人生不过区区七八十年

我休息那天清晨,起床后照例去外间阳台看看天青,打开笼子放他出来活动。天青毕竟还是鼠,锲而不舍的想钻进我室友的书桌柜,把柜子底的书撕咬的一地碎片,多次驱赶他离开书桌未遂后我渐渐失去耐心,在他后勃颈皮上轻轻拧了一下以示惩罚,谁知天青一下凄厉的叫了起来,并且反应极大的原地蹦了起来,吓我一大跳,都说后颈皮松,而且我绝对是轻轻捏了一下,不知他为何这么痛苦。
总之我就是错了,赶忙想好好安抚一下天青,谁知他仿佛有了阴影,原本怎么揍他屁股揉他肚子都要在身上横行霸道的鼠,一下子好像关系回到了刚从快递盒里拿出来的时候,躲我躲的老远,简直要在房间的对角线端上,叫他名字也不理睬,我一有动静他就钻到屏蔽物下面——甚至摇晃零食盒子这招都失败了。把草莓小馒头拿在手里唤他过来,他很谨慎的小步缓慢靠近。取下零食就可以冰释前嫌了,我想。谁知还没走到半道,他一扭头飞快的跑回去躲起来了。
我怒火噌的就起来了,正准备过去强行逮住他关进笼子里闭门思过,而这恰是我一贯的作风,然脑海里忽然有个念头闪现:你何必这么认真的去生气,他只是一只小老鼠啊!
从另一个角度说,天青现在受了惊吓,他最需要的是耐心的安抚,给他安全感,重新建立信任关系,而不是更加严重的惩罚,它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吗?他只是本能而已。
而我,我并不是想要将他推的更远,我其实是希望他能够回心转意,能够重新信任我,倘若他能够示好,给我一个信号,我必然会接受,把他抱起来好好摸摸他的。
而这一切需要的不过是我的耐心,我的理解。
想通这一点的时候我更多的是联想到了困扰我许久的人际关系,坐在地上安安静静思考了一阵。
然后囤了许久的爆米花都给天青吃了,看着他愉快的啃爆米花的样子,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在诓我。总之后面挺好的,又变成了在身上横行霸道胆大包天的鼠一只,反正我也知道了,这鼠的后脖子摸不得……

评论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