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上一粒红石子儿

只是些自言自语,陌生人🌿

反正人生不过区区七八十年

感情不是沙漏,一点点积累,若要流失也是按照入量一点点离开。
感情是一点点积累,一瞬间的清零。
多么让人伤心。

·THE NIGHT

在网易听歌看评论的时候忽然发现说马克西姆今年在中国好几场,立马下了永乐,发现还真有12月北京场的,喜滋滋先收藏了,接下来就是攒钱了~

煮了一锅泡面,即将出锅的时候我找了个鸡蛋,在桌上一磕,一两滴蛋液溢出在桌面上,我感觉有些不对劲,但手已经迅速的将鸡蛋移至沸腾的泡面上方掰开……于是我眼睁睁的看着一堆绿色的蛋液坠在了我的泡面中,简直一口气没上来,真一颗臭蛋毁了一锅面。

今天清理手机图片,看到这张几年前截的图,当时是因为觉得作者语言诙谐好玩,如今看看她说的这件事,不禁有点伤感,灰背白肚皮,这哪是只野耗子啊,分明是只被主人抛弃的流落街头的花枝鼠。

下班在地铁上,看了一眼列车行进提示的灯牌,长长的十几站铺陈着……于是疲倦、饥饿和眼睛的干涩感一下子涌上来,脱力靠在列车壁上晃荡着。
其实主要是觉得饿,非常想吃包子,还有一种我魂牵梦绕的上面洒许多葱花的清炖老母鸡。

我休息那天清晨,起床后照例去外间阳台看看天青,打开笼子放他出来活动。天青毕竟还是鼠,锲而不舍的想钻进我室友的书桌柜,把柜子底的书撕咬的一地碎片,多次驱赶他离开书桌未遂后我渐渐失去耐心,在他后勃颈皮上轻轻拧了一下以示惩罚,谁知天青一下凄厉的叫了起来,并且反应极大的原地蹦了起来,吓我一大跳,都说后颈皮松,而且我绝对是轻轻捏了一下,不知他为何这么痛苦。
总之我就是错了,赶忙想好好安抚一下天青,谁知他仿佛有了阴影,原本怎么揍他屁股揉他肚子都要在身上横行霸道的鼠,一下子好像关系回到了刚从快递盒里拿出来的时候,躲我躲的老远,简直要在房间的对角线端上,叫他名字也不理睬,我一有动静他就钻到屏蔽物下面——甚至摇晃零食盒子这招都失败了。把草莓小馒头拿在手里唤他过来,他很谨慎的小步缓慢靠近。取下零食就可以冰释前嫌了,我想。谁知还没走到半道,他一扭头飞快的跑回去躲起来了。
我怒火噌的就起来了,正准备过去强行逮住他关进笼子里闭门思过,而这恰是我一贯的作风,然脑海里忽然有个念头闪现:你何必这么认真的去生气,他只是一只小老鼠啊!
从另一个角度说,天青现在受了惊吓,他最需要的是耐心的安抚,给他安全感,重新建立信任关系,而不是更加严重的惩罚,它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吗?他只是本能而已。
而我,我并不是想要将他推的更远,我其实是希望他能够回心转意,能够重新信任我,倘若他能够示好,给我一个信号,我必然会接受,把他抱起来好好摸摸他的。
而这一切需要的不过是我的耐心,我的理解。
想通这一点的时候我更多的是联想到了困扰我许久的人际关系,坐在地上安安静静思考了一阵。
然后囤了许久的爆米花都给天青吃了,看着他愉快的啃爆米花的样子,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在诓我。总之后面挺好的,又变成了在身上横行霸道胆大包天的鼠一只,反正我也知道了,这鼠的后脖子摸不得……

无聊看了红海行动,真的好看啊,那个近防炮简直科幻!

国庆假期转瞬即逝😭我不想上班!
这几天也不知道自己干了啥,感觉就是不断的搞卫生,收拾整理,真的超累……

给天青做了一条格子小领结,结果鼠子脖子太低了,根本看不着领结啊,强行摆拍手上全是爪印儿